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从Tesla工厂看中国制造 “智能化”还离多远?

未知 2019-07-04 15:11

  我们比钢铁侠差多远?走进Tesla的工厂跟走进Tesla的展示厅完全是两种感觉,在展示厅中人们关注的多是跑车前卫的设计风格、简洁灵动的车身线条、充满后现代感的车体内饰以及注重用户体验的各种细节,一旦你置身于Tesla的工厂之中就会发现,令人着迷的还有如何通过一个高度自动化的制造模式将效率与优雅结合在一起。

  郑礼明作为三叶集团的行政总裁,在致力推动中美两国贸易和投资发展外,还是一位在技术创新领域见解独到和判断敏锐的观察家,他历任苹果、康柏、惠普等公司高管,足迹遍布美、欧、亚的高科技企业。对位于加利福尼亚州费利蒙市的Tesla工厂的考察,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13年是Tesla大放异彩的一年。其最新产品ModelS荣膺美国《汽车趋势》杂志的2013年度车型,成为首款获此殊荣的新能源车;此外,还获得在北美影响力巨大的《消费者报告》有史以来最高评分车型的桂冠。但就在此前,Tesla的创始人、好莱坞电影人物钢铁侠的原型埃隆马斯克还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降低整车售价是Tesla商业模式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而制造成本居高不下是最大的障碍。在Tesla第一款车型Roadster接受批量订购之时,生产成本之高让马斯克头疼不已,九牛二虎一番努力之后,终于将单车成本压到10万美元以下。即便如此,亏损也紧随而至。

  经过排查,马斯克发现是外包制造商的成本控制出了问题。痛定思痛,马斯克决定不再依赖制造外包,买下费利蒙市丰田与通用的合资制造厂,不惜巨资对其进行改造。就像电影中钢铁侠斯塔克的战斗装甲由MKI向MKII、MKIII不断升级,在马斯克工厂中服务的新型机器人也远比其前辈先进得多。

  工厂里最抢眼的就是,可以胜任多个工种、擅长多个工艺的多任务机器人,虽然它们大多只有一支机械臂,但对定位、焊接、铆接、胶合等工作却可以一手包办,郑礼明解释道。汽车和机械装备制造是机器人应用最早和最广的行业,但此前的机器人绝大多数都是单一功能的,专用性很强,焊接的不能抛光,喷涂的不能装配。这样就产生了一系列问题,因为需要不同功能的机器人,导致采购预算大幅攀升,而且生产线变得过于臃肿和僵硬,无法随着订单变化来动态调整。

  多任务机器人都是软件驱动的,是可以接受培训的,技术人员为它编写特定的程序并加以调试后,它就学会了一门新手艺,郑礼明介绍说。多任务机器人可以在不同工种和工序中进行调配,使制造商可以灵活组织产能,确保整个生产流程的高弹性和高效率。马斯克正是凭借智能化的制造方式,使工厂产能稳步上升,伴随着电动车量产规模化的节节推进,单车售价就越接近大众消费者的普及水平,而这正是钢铁侠计划推出的第三款车型GenIII的剑锋所指。

  Tesla工厂代表了全球智能化制造方式的领先水平,虽然在过去十年间,中国工业自动化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与前沿的差距还十分明显。仅就制造业万名工人的机器人保有量而言,中国为21台,世界平均水平为55台,日本、韩国约为300台,钢铁侠为530台,其间差距一望便知。

  鸿沟拦路

  郑礼明认为,就智能化和自动化设备制造而言,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也许并不像一般人想象得那样大。如果我们用中国最优秀的企业与钢铁侠来比,差距就小得多了。我上个月在华为看到一款智能银行机,它可比传统ATM的能耐大多了,不仅可以办理存取款和转账,还可以帮助银行客户自助开户、自助申领借记卡和信用卡,在美国我都没有见到过这么先进的设备。

  这种远程银行柜员机最大的特点就是,使客户自助与银行客服中心远程座席的协助相结合,通过远程视频、智能识别技术,实现远程座席为客户提供面对面的业务办理和全天候24小时服务。上千台这样的机器即将投入使用,中国人也可以造出一流的智能设备,郑礼明激动地说,这背后是华为的巨大投入,一家舍得将15%的业务收入投到研发上的企业是非常令人敬佩的。

  许多中国企业喜欢跟风和随大流,智能手机火了,就都去做智能手机;3D打印机火了,就一哄而上去搞3D打印,有多少人认真思考过自己企业的核心能力是什么、应该如何与市场需求相结合、应该怎样培养?有多少企业舍得将15%的销售额投到研发上去?

  我想,差距就在这里,一种观念上的差距,华为之所以做得如此出色,就是因为它的观念已经领先于全球了,郑礼明补充道,至于观念上的差距,还有一点,我与不少中国企业家交流过,一说到生产过程的自动化改造,大家往往只关注一点,就是节约劳动力成本。

  近年来,由于人口结构、劳动用工和社保法律政策的变化,导致民工荒和用工成本激增,侵蚀了劳动密集型企业的利润,迫使许多企业开始了机器换人的行动。郑礼明表示,应对成本压力是生产自动化直接的推动力,但不应只停留在机器换人和节约成本的表层问题上。

  生产自动化的真正意义远不止此,通过使用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对单一、繁重的作业可以提高效率,对危险作业可以提高安全系数,对精细作业可以提高操作精度,这样可以降低工人劳动强度,大幅减少操作失误和残次品率,提升产品质量和生产效率。

  除此之外,现实中的技术差距就像一道鸿沟,也是无法回避的。郑礼明表示,为了缩短这个差距,中国必须奋起直追,把研发投入提上去,让研发人员走出去。企业家和工程师应该多去参加展览会、研讨会,寻找和获取最前沿的技术和市场信息,与行业协会、大学和科研机构合作,特别是与国外机构多进行交流。

  架起通往智能制造的桥梁

  王先生是深圳一家智能设备制造企业的当家人,凭着过硬的业务能力和敏锐的商业嗅觉,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是近年来国内外的技术差距让他深感忧虑。工程师出身的他,特别留意业界最新的动态和趋势,每次出国都注意搜集外国同行和产业相关的资料,他发现,在相关技术和产业信息方面,中国通常要落后国外3-6个月,这就无形间造成一道巨大的技术鸿沟。

  2012-2013年,中国相继出台了四项涉及机器人产业的国家级规划文件。机器人的应用也日益广阔,涵盖工业自动化、教育、医疗和健康、农业/矿业/林业、家用和娱乐、探测和检测等诸多领域。北起哈尔滨,南达广州,东自上海,西至西安,中国大地上,数量众多的机器人和智能化、自动化设备相关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快速涌现,既有实力不凡的国有大型企业,也有不计其数的中小型企业,它们要么是机器人本体和部件的生产商,要么是为最终用户服务的系统集成商。王先生的公司虽只是其间一个缩影,他的苦恼却是中国机器人行业整个工程师群体普遍的感受。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