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名人 > 网红 > 正文

振兴实体经济,广东凭什么?_0

未知 2019-07-05 11:40

今年的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坚定不移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提质增效振兴实体经济等列入了2017年的十项重点工作。力争全年为企业减负2000亿元以上,提高制造业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比重,引导800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施技术改造……广东提振实体经济决心坚定,举措务实。

广东是经济大省,不仅地区生产总值居全国首位,结构调整也要走在前面。广东如何打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场升级战?不少人大代表表示,广东拥有雄厚的实体经济基础,尤其是庞大的制造业集群转型迈向高端化的效果逐渐凸显,这是广东最大的优势。“我们现在不缺产能、不缺速度、不缺规模,但是缺质量、缺创新、缺品牌。”省人大代表、广东坚美铝型材厂(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湛斌建议,政府、企业应该补齐短板,将产品质量重视起来。

建设装备产业带

提升产品质量

制定行业标准

振兴实体经济是当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要任务。省人大代表、深圳市大族激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云峰表示,政府工作报告鲜明地提到“坚持制造业立省”,战略性地选择发展实业和制造业。

在珠江西岸,装备制造业快速崛起。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推进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建设,形成20个产值超100亿元的先进装备制造产业集群。

blob.png

作为珠西装备制造龙头,佛山正在加快布局。省人大代表、佛山市委书记鲁毅表示,不久前,珠江西岸六市一区获批创建“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群,佛山将利用这个契机,凭借制造业大市的实体经济基础,进一步提升产品质量,加速制定行业标准,从而引领制造业标准。

“佛山将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狠抓产品质量、打造佛山制造的行业标准与区域品牌,着力建设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鲁毅表示,今年,佛山将进一步激发广大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推动佛山由制造业大市向制造业强市转变。

省人大代表、佛山市市长朱伟表示,针对传统制造业存量,要帮助企业通过智能制造改造,提升生产效率、提高经济效益,去年佛山工业技改投资总量、增速均稳居全省前列。

省人大代表、江门市委书记林应武说,着眼于振兴实体经济,江门将坚持以工业立市为根本。做强先进装备制造业,充分发挥“珠西战略”主战场作用,把做强先进装备制造业作为“头号工程”,实施“江门制造2025”,未来5年着力打造2—3个产值超500亿元的产业集群,培育3—5家具有核心竞争力、影响力的龙头企业。

列席省第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的全国人大代表、明阳风电集团董事长张传卫举了个例子:珠江东岸的信息产业发展了20年,而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技术创新、模式创新、人才创新等,都是围绕产业集聚进行的。“集聚过程一旦形成,就会发生质的跨越,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的建设也会发生质的飞跃。”

提升企业竞争力??

收紧政府的“手”

迈开市场的“腿”

“在谈及实体企业面临的问题时,我们经常听到两句话。第一句话是‘三不缺三缺’,即任何行业都不缺产能、不缺速度、不缺规模,但是缺质量、缺创新、缺品牌。”省人大代表、广东坚美铝型材厂(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曹湛斌坦言,这不仅是佛山面临的问题,也是全国面临的问题。因此,他建议政府、企业应该补齐短板,将产品质量重视起来。

“我是做企业的,对振兴实体经济重要性的体会,尤为深刻。”张传卫说,政府工作报告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提到珠江西岸先进装备制造产业带的建设,但是要提升制造业全球竞争力,需要相关的配套政策,希望在减税降费、行政审批等方面的改革,能够进一步加快,给现代产业体系的建设提质增效。

张传卫提到,省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在减税、降费、降低要素成本方面加大力度,力争全年为企业减负2000亿元以上,这是个鼓舞人心的信号。

省人大代表辛瀑也提出,广东应该制定相关的产业政策,给制造业减税、减负,要让企业有空间为生产新的、好质量的产品着想。

“企业要素成本增加,必须通过加大研发力度、主动给开拓创新赢得新的发展优势。”广东省新峰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何玉兰还建议政府部门创造良好营商环境,通过减税、降费、降低生产要素成本,细化量化政策,让政策尽快落地,使得企业有更多资金创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高云峰说,35年来深圳在创新方面走在前面,背后的原因是深圳始终坚持以市场化配置资源,并以此推动自主创新。“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华为没有院士,也没有国家各种实验室,但这丝毫不影响华为的创新能力。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华为在公司内部也实现了以市场为配置资源手段的创新模式,这种创新模式以市场需求为课题,证明是有实效的。”

■样本

新全球化故事:

“佛山合伙人”瞄准高端产业资源

和往年不同,几天前刚刚举办的美的集团年会上,首次采取了中、日、德三种语言的同声传译。

这一细节的背后,是美的集团的海外员工已超过3万人——近两年,美的集团相继收购了日本东芝白电、德国库卡。与过去凭借低廉的要素资源开启全球化扩张方式不同,佛山市的企业以美的为代表,越来越多地通过资本或产业“出海”,成为跨国协作中的“佛山合伙人”。

就在美的集团所在的佛山顺德区,曾经和美的同处家电行业的伊立浦,在跨界转型更名德奥通航后,从前年至今已接连收购三家德国企业100%的股权。而在去年12月,继东鹏陶瓷、蒙娜丽莎陶瓷后,佛山本土的广东博德精工建材以及鹰牌陶瓷都相继发布了与意大利陶瓷品牌的合作计划或意向。

跨越万里的全球化产业协作正为这些“佛山合伙人”带来全新的期待。瞄准国际上高端产业中的领先者,以并购的方式,快速获得品牌或技术等高附加值的资源,嵌入全球产业创新链条。

坐落在佛山南海松夏工业园的德奥通航,从小家电领域转型而来后,从2015年至今已完成对德企业的“三连购”。

2015年8月,德奥通航以360万欧元收购德国企业XtremeAir100%股权。仅8个月后,德奥通航旗下全资子公司,又以450万欧元收购收购德国GoblerHirth发动机有限责任合伙人公司100%的股权、Hirth发动机技术及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两家德国公司100%的股权。

以佛山企业为代表的珠三角企业频频开启越洋“牵手”的背后,佛山企业瞄准了合作企业的技术或品牌优势。

据安永去年3月发布研究报告显示,过去5年,中国投资者的全球战略已从早期的获取生产要素为主走向获取技术、品牌和市场。

“无论是扩大自身的行业地位,还是延伸自身产业链,并购都是一种很好的投资方式。”德国安永财务交易咨询合伙人孙轶说道。

纵深

从攻坚到深化,广东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渐入佳境

抢占技术制高点 制造业焕发新生

1月6日,美的完成了收购德国机器人巨头库卡的交割工作。这起全球瞩目的并购案终落下帷幕,而美的“从用机器到造机器”的产业链式变革才刚刚开始。

以美的为代表的粤企正重塑全球创新资源流动格局。推进当前深化改革的重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将支撑中国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

2016年,广东出台了《广东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方案》及五个行动计划,率先吹响了全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号角。时隔一年,从“攻坚”到“深化”,改革渐入佳境、目标更加清晰:广东将以创新发展为核心驱动力,创造有效供给,增加供给质量;以深化改革为支撑,简政放权,激活实体经济活力,降低企业成本。广东坚持以质量和效益为中心,将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注入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为全国经济结构调整提供重要动能。

技术驱动

制造企业将利润提升五成

在佛山南海,坚美铝业通过向产业链下游延伸、拓展新的领域,将产品的利润提升了近50%。

利润快速增长,靠的就是一招——技术驱动。坚美铝业是在切入系统门窗领域10年后才开启互联网定制模式,其曾全程参与国家“十一五”“十二五”科技支撑计划门窗系统项目,并组建起了一支囊括欧洲、日本专家在内的30多人的研发团队,目前其产品功能涵盖防蚊、防盗抢、防爆、防弹等功能的近20项40多个产品系列,拥有国际、国家专利97项。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加有效供给、提高供给质量是必须“过的坎”,但要真正迈开这一大步,必须像坚美铝业一样,牢牢把握住技术制高点。

在去年举行的中国国际机器人展览会上,一款名字很中国风、也很霸气的工业机器人“赤金龙”拿下了“金手指”奖,同场竞技的还有发那科、库卡、ABB、安川电机等国际智能“高手”。

“赤金龙”是广州数控公司生产的一款七轴联动的高精度多用途机器人。“靠着多年的积累,特别是掌握伺服电机等核心部件的技术,我们的工业机器人销售一直在增长,今年的销售额预计会翻番。”广州数控智能制造工程中心负责人宋健说。

“赤金龙”走红,是广东坚定不移地推进经济结构调整、推动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步伐的缩影。今年上半年,广东新能源汽车、工业机器人、智能电视产量分别增长363%、16.5%和24.3%。

本月发布的《广东省经济社会发展报告(2017)》预测,2017年及以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推进将助力广东产业迈向中高端。如广东的家电、纺织服装、家具、建材等传统优势制造业,通过加强关键技术和先进工艺的高端化改造,将有力促进传统企业从全球价值链低端的制造环节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拓展,走上集约型、科技型、时尚创意、品牌化发展道路。

金融创新

广东直接融资额突破万亿

去年,得益于广州市科技型中小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池(以下简称“风险池”)的引导,341家穗企从银行获得贷款逾23亿元,平均每家企业获贷676万元。作为国内城市最大的创新“蓄水池”,风险池每年撬动40亿元银行资金优先向中小科技企业提供无担保贷款。如今,广州科技信贷授信规模已是全国最大。

一组数据值得重视:上述获贷穗企中,高新技术企业占比72.5%,新三板挂牌企业占比逾1/5。直接融资和社会融资规模也大幅跃升,去年广州新增新三板企业突破200家,总数居全国省会城市之首;前三季度新增社会融资额同比增长50.7%,成为华南融资高地。

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关键之一,“去杠杆”行动不断创新金融供给方式,提高供给质量。2016年,广东金融业多项纪录被刷新:金融机构各项存贷款余额突破10.8万亿元、累积办理人民币跨境业务量突破10万亿元、直接融资额突破1万亿元、保险资金运用到经济建设余额突破5200亿元、社会融资总额突破1.63万亿元。

“这为全省经济发展稳中有进、提质增效提供了有力支撑。”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巡视员李鲁云表示,归位实体和扶持实体是金融创新发展的永恒主题,广东取得的多项进展,强力推动了产业转型升级。

金融创新正在全省“多点开花”,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作为中国第一家民营互联网银行,深圳微众银行率先开发并推出国内首创基于社交数据风控的手机移动端自助式小额信用、循环使用贷款产品“微粒贷”。截至去年9月,已吸引客户过千万,发放贷款逾千万笔,总金额超千亿元。

在珠海高新区,通过创新金融供给方式,一条覆盖企业种子期、初创期、成长期、发展成熟期的科技金融服务链已成型。去年获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广东赛区一等奖的纳睿达科技就是获益者之一,通过近2000万元政府天使投资和引导产业创新基金投入,该企业在短短两年间已顺利投产,其自主研发的技术也获国家认定为“国内首创”。

根据部署,今年广东将推进珠三角金融改革创新综合试验区建设,打造广州、深圳区域金融中心,加快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新三板区域中心、“青创板”等建设,发展直接融资等。改革逐步深入,未来图景已经展开:金融与创新交汇,资本与实体结合,正创造出广东产业升级和经济发展“加速度”。

行政改革

“组合拳”助粤企轻装上阵

凭借世界领先的低温裂解技术,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的于子坤已在大洋彼岸创办了3家环保技术公司。

去年,他回国创业,第一步便落子珠海。“从申请注册公司到领取‘三照’,比在美国纽约还要快。”于子坤说。

这是广东通过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来吸引和留住创新型企业、进而振兴实体经济的最佳注脚。除了制度性交易成本这块“最难啃的硬骨头”,一系列降成本举措正不断为实体经济发展“松绑”:11项涉企行政事业性收费省定项目今年全部“零收费”,“营改增”扩围预计全年为粤企减税570亿元,落实鼓励科技创新驱动发展、扶持小微企业发展、改善民生等多项税收优惠政策,“砍掉”多项行政审批事项……

在佛山,由政府主导的法人“一门式”改革等举措创新了行政审批模式,便利企业办事。佛山市市长朱伟表示,通过一系列降成本措施,预计2016年全年将为企业减负超280亿元。

广州开发区推出“新三单(集中清单、绿色清单、监管清单)”,从全链条再造审批、全方位服务企业、全覆盖智慧监管三个方面深入改革,全面打造便利的投资环境。以此为标志,2016年广州积极推进政府职能转变,精简176项市级行政审批备案事项,切实为企业运营降低成本;同时放宽市场准入,去年1—11月,全市新登记内资企业户数同比增长24.4%。

广东降成本,关键在于打好“组合拳”。“有的靠深化改革,有的是向政府自身开刀,有的则是借助市场之手。”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汪一洋说。

市场主体自行“减负”步伐在加快。佛山众陶联产业平台由多家大型陶瓷企业牵头组建,采取“产业+互联网+金融资本”合作新模式,预计为企业降低成本近10%。广东省社会科学院经济学研究员丁力认为,该平台作为一个典型案例,说明佛山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由市场主导完成。

从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税负成本再到经营成本,行动持续加速推进,企业“包袱”日益减轻,正为广东实体经济发展注入更强活力和动力。


标签